Menu Close

新春暢想丨史上最狂預測幾條能應驗?

   他叫李田野,雖不愛寫日記,但確實是個狂人。此人有兩大愛好:白日做夢和誇誇其談,每逢酒後更是信口開河。所幸朋友們皆知其性格,每聽其狂言頂多嗤笑調侃,從不較真。虎年春節聚會時,剛換購電動車的李田野逢人便吹噓新能源,貶低燃油車,遭到一眾嘲笑。面子掛不住的他當即作出大膽預測:2022年國內乘用車市場將掀起巨變,新能源滲透率達到20%、比亞迪銷量躋身前五、中國品牌借電動化潮流實現向上,突破價格天花板……

  誰能想到,現實的發展比他的狂言更狂,虎年白日夢竟然做保守瞭。兔年春節眾人再度聚首,談及虎年預測,李田野更是得意不已。觥籌交錯間,他醉意越來越濃。散席前,李田野重新做瞭一番針對2023兔年的預測,相比此前更加大膽、更加狂妄。果不其然,這回眾人的嘲笑聲更大瞭。


律回春暉漸,萬象始更新。新春來臨,恭祝的忠實讀者們,新春愉快,闔傢歡樂,萬事如意!對於癸卯兔年,每個汽車從業者都滿懷期待,未發生的事、可能發生的事、不可能發生的事……所有事都出現在新春暢想的世界裡。我們期待,所有關心汽車產業進程的讀者,都能在新一年遇幸事、有好事。本篇文章新春暢想系列之第2篇——史上最狂預測幾條能應驗?


狂言一:燃油車就該進博物館

  2022年新能源市場發展之迅猛,超過瞭非常多人的預料。別說是李田野,就連制定戰略的車企高管,亦或是行業機構專傢都沒能想到,在疫情、關鍵原材料漲價、供應鏈危機的限制下,新能源汽車滲透率還能節節攀升。數據顯示,2022年全年,新能源汽車市場滲透率已達到27.6%,相當於每賣出4輛車,就有一輛是新能源。

  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,在新能源大勢的驅動下,國內各乘用車細分市場格局已經變天瞭。在轎車市場,原本目標與軒逸爭冠的朗逸,如今已經被宏光MINIEV碾壓,秦PLUS更是在某些月份擊敗軒逸成為轎車市場銷量冠軍;在SUV市場,曾經蟬聯幾十個月銷量冠軍的哈弗H6被擠出銷量前三,但替代者卻並不是長安CS75 PLUS或本田CR-V這些古早勁敵,而是電動化的宋PLUS和Model Y;在MPV市場,別克GL8仍然是中高端產品的標桿,但看著眼下騰勢D9、ZEEKR 009的上升勢頭,誰能保證GL8的王位還能持續多久?

  2022年底,李田野參加瞭廣州車展,看瞭不少新車,也聽瞭不少“狂言”。有的新能源品牌高管聲稱即便補貼退出,2023年新能源市場還將繼續高速發展,甚至有人說“新能源滲透率會達到40%。”

  “這些預言還是太保守瞭。”李田野和同學們說道。隨即,醉態盡顯的他作出瞭新的狂人預測:2023年新能源乘用車滲透率能達到80%。什麼純電越野、純電MPV,新能源的發展遠不止於此。今年就連房車、救援車都會變成新能源的。電動車沒電瞭在路邊趴窩,等來的不是柴油拖車,而是攜帶巨大電池、可外放電的移動行動電源;小區裡的車位不僅能在用電波谷充電,還能在波峰放電,居民取暖、娛樂用電都能從從車上輸出……

  “至於燃油車,可能會直接變成收藏品,被送進博物館或者舊貨市場。路面上的加油站都會變成超充站或換電站,田徑賽場觀眾席上的助威聲會從‘加油’變成‘加電’。”

狂言二:400萬怎麼夠?比亞迪年產銷應該過千萬!

  差不多是自中國汽車產業進入合資時代開始,中國品牌就從未在銷量上奪過魁,而這似乎也成為“中國汽車產業大而不強”論調的最佳鐵證。曾幾何時,國內也曾計劃過用新能源“彎道超車”,但這條路走瞭多年卻並未走通,不得不借助智能化勢頭,將路線修改為“換道超車”。

  2022年4月3日,比亞迪宣佈正式停產燃油汽車,未來專註於純電動和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業務。此事宣佈之初,外界嘩然,畢竟2021年比亞迪燃油車銷量超過13萬輛,鮮有人看好貿然砍掉這十餘萬輛銷量規模的比亞迪。

  然而結果是,2022年全年,沒有燃油車的比亞迪累計銷量超過186.85萬輛,同比增長達到152.5%,成功超越一汽-福斯登頂國內乘用車銷量冠軍寶座,結束瞭中國車市近40年被合資品牌霸榜的歷史。在全球市場,比亞迪也從特斯拉手中奪回瞭全球新能源汽車銷售第1的位置。

  此前有傳言表示比亞迪董事長王傳福已經將年度銷量目標定為400萬輛。若傳言屬實,比亞迪將再次被載入中國汽車產業發展史冊。

  “400萬輛這個目標很振奮,但還不夠。”李田野暢想道。根據他的狂人預測,比亞迪將在2023年豪取千萬銷量,躋身全球頂級汽車集團行列。在古早汽車時代,無法打破技術壁壘的中國品牌隻能以市場換技術,而在新能源時代形勢已經逆轉瞭。在國內終結瞭合資統治時代後,比亞迪應該在海外開啟合資統治時代。“以後比亞迪應該進軍德國、美國、日本這些汽車工業發達的國傢,並在當地開啟‘反向合資’,以後當地消費者開的車尾部都應該變成VW BYD、Toyota BYD……這麼一來,法蘭克福、底特律、日內瓦、巴黎車展以後也不用叫‘汽車工業風向標’瞭,想看真正的風向標,還是來北上廣吧。”

狂言三:一邊挖礦一邊造電池,誰還敢叫我打工仔?

  按常理來說,2022年新能源汽車銷量獲得超預期增長,各新能源主機廠應該賺的盆滿缽滿,可在2022世界動力電池大會上,廣汽集團董事長曾慶洪的那句“目前情況動力電池成本占到汽車總成本的40%至60%,我現在不是給寧德時代打工嗎?”直接改變瞭外界認知。原來在電動化趨勢如火如荼的今日,主機廠已經淪為打工仔瞭。

  再對比一下寧德時代的財報,似乎能很好的佐證曾慶洪的調侃。2022年第3季度,寧德時代實現營業收入973.7億元,同比大增232.5%;歸母凈利潤94.2億元,同比增長188.42%。一個季度取得的凈利潤已經超過上半年總和,平均每日就能賺取超過1億元的凈利潤。

  雖然賺得多,但寧德時代仍不是這場盛筵的最終受益者。在曾慶洪調侃之後,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上臺發言時就曾表示,漲價是上遊原材料的資本炒作,碳酸鋰、六氟磷酸鋰、石油焦等鋰電池上遊材料均出現價格暴漲。2020年底業內在展望碳酸鋰價格時,還曾“大膽”的將其預測為6萬元/噸,可在2022年,該材料價格峰值一度來到60萬元/噸,兩年翻瞭10倍。

  於是為瞭保住利潤,保住“老板”的地位,各車企也相繼打起瞭自造電池和鋰礦資源的主意。雖然早在兩三年以前,汽車產業就開始四處搶礦,可這多以動力電池企業為主,今年以來,主機廠紛紛下場佈局礦產資源,造車的同時還得挖礦,汽車產業發展上百年來還從未見此壯舉。

  “既然新能源車滲透率將達到80%,那以後鋰礦的地位肯定比石油還重要。”李田野的“狂言”再度響起:“未來,得礦者得天下。比亞迪、長城、吉利這些主機廠以後一邊挖礦、一邊造電池、一邊造車。自己造的電池優先搭載自己造的整車,用不完的就賣給其他車企。說不定中國汽車制造業版圖都會整體遷移。研發中心設在北上廣深,制造中心設在西藏、青海、新疆這些鋰礦多的地方,減少物流成本。2023年中國恐怕是要多出不少汽車城嘍。”

狂言四:20萬也敢叫“屠夫”?特斯拉要把價格拉到10萬!

  對於特斯拉的降價,人們是有預期的,尤其是在這傢企業多次重申自己的成本定價邏輯後。但沒想到的是,在動力電池成本上漲這麼狠,比亞迪、埃安等新能源頭部車企頂不住壓力紛紛漲價的時候,特斯拉居然逆勢而行進行瞭如此大幅的降價:1月6日,特斯拉中國宣佈部分車款價格調整,Model 3起售價降至22.99萬元,Model Y起售價降至25.99萬元。與此前相比,本輪售價調整的最大降幅達到瞭4.7萬元。

  價格變化後,中國新能源乘用車的競爭邏輯立刻馬上發生改變。如今整個市場正在由啞鈴型向紡錘型進化,20萬元價格區間是最有競爭力的細分市場,而揮動“降價屠刀”的特斯拉性價比大增,“3天內斬獲3萬訂單”的傳言也一度登上熱搜。為瞭接招,競爭對手也開始降價,AITO品牌旗下的問界M5、問界M7兩款車最高降價達3萬元;小鵬P7價格也降至20.99萬元……

  “Model 3最低22.99萬元起售,這還不夠,‘價格屠夫’的動作豈能如此簡單?”李田野暢想道:“沒準在2023年,特斯拉就宣佈進軍微型電動車領域瞭,就算不叫Model 2也可以取名為特斯拉MINIEV,售價拉到10萬元以下,想想就刺激。這車一出,小區門口的保全都不用值夜班瞭,哨兵模式24小時視訊監測,遇到小偷就自動駕駛追擊,3s級別的百公裡加速,誰跑得過它啊。”

狂言五:百萬元級別的中國品牌遍地走

  曾幾何時,中國品牌是廉價的代名詞,哪怕到瞭2022年初,在談起中國品牌高端化時,更多也會舉蔚來、高合的例子,因為40-60萬元,已經是人們所能看到的中國品牌價格天花板瞭。

  可萬萬沒想到,自2022年第3季度開始,中國品牌居然開始向百萬元這個級別進軍瞭。9月,廣汽埃安推出瞭全新品牌Hyper昊鉑以及旗下首款車款Hyper SSR。其中,Hyper SSR預售價格為128.6萬元,Hyper SSR Ultimate賽道版預售價格為168.8萬元;10月,BeyonCa旗下首款概念車―GranTurismoOpus1正式現身,官方稱量產版車款預計售價在100萬元左右;12月,獨傢獲悉,蔚來即將推出百萬級豪華車,對標邁巴赫S級;2023年1月,比亞迪高端品牌“仰望”正式發佈,首款車款U8價格區間直接飆到百萬級別……

  “價格都推到百萬級別瞭,這下誰還敢說中國汽車產業大而不強?”李田野興奮地說道。據他預測,2023年所有中國頭部車企都會推出百萬級別品牌,而且在技術、服務、品牌上都會有相應的支撐。

  “現在的服務,上門加電算什麼?2023年的‘百萬品牌’直接幫你把孩子從學校接回來、做好晚飯、輔導萬作業後再把車給你送公司去,正好趕上你加班結束;現在的技術算什麼?原地掉頭、橫向移動和浮水模式這些未來都會普及,2023年的‘百萬品牌’遇到障礙物直接能騰空,畢竟大傢都在飛行汽車上咋瞭這麼多錢,也不能白研究;現在的品牌算什麼?以後國際賽事上都是中國品牌的冠名,歐洲冠軍聯賽直接改名叫歐洲仰望聯賽,NBA可以繼續叫NBA,不過全稱要改成NIO Basketball Association。”

  後記:越聊越興奮,越說越迷糊的李田野被同學扶回瞭傢。冬日的冷風一縷縷地刮去酒勁,到傢之後他的頭腦終於恢復清醒。回想起今日的酒後狂言,躺在床上的李田野頗覺有些尷尬,但這種窘意並未在他那神經大條的頭腦裡存在太久。“大過年的,還不讓人想點美事瞭?誰會跟醉話較真?”帶著這種自我安慰,李田野迅速進入瞭夢鄉。

相關文章:

發佈留言